最新期刊

More

109年度獎學金得獎者

國立臺灣大學 梁月玲
國立臺灣大學 謝宛學
國立政治大學 陳玉玲
國立臺灣科大 陳凱恩
國立政治大學 伍苗璇
國立政治大學 白湘湘
國立暨南大學 蔡英梅
國立政治大學 劉美花
國立臺灣科大 林幸子
國立臺灣科大 劉愛熙
國立臺灣科大 嚴永婷
國立臺灣大學 梁德平
私立淡江大學 陳泳靜

經貿資訊:2015年6月

壹、 總體
一、 印尼業者表示經濟疲軟將導致勞工失業情況更加嚴重
根據此間媒體本(2015)年5月27日報導,印尼製鞋業協會(Aprisindo)表示,由於今年景氣低迷,民眾購買力下滑,今年第1季整體營業額較去年同期下滑近50%,目前雖然接近開齋節消費旺季,但庫存較往年大幅增加,已導致約200間鞋業製造商縮減經營規模,並解雇員工人數達4萬餘名,主要位於Banten省Tangerang地區、西爪哇省萬隆(Bandung)及泗水(Surabaya)等地,預估今年內銷售情況恐將不會好轉。此外,紡織成衣業協會(API)表示,消費市場不振導致今年今年1至4月成衣銷售額較去年同期下滑約40%,庫存大幅增加,已造成萬隆地區約有120餘間中小型成衣工廠裁員,人數約為6,300餘名。

印尼業者協會建議政府應立即採取必要措施,如加速推動政府各項公共工程計畫,以提升民眾購買力。印尼工業部表示,紡織成衣業主要衰退原因為季節性因素,通常發生在第1季,僅有部分以內需市場為主的廠商受到影響,預期第2季起隨著政府逐步落實預算支出,民眾消費購買力獲得改善後,需求將逐漸回溫。勞工部表示,該部將持續觀察裁員情形僅為個別企業或已蔓延至整體產業,避免勞工權益受損。
二、 印尼政府宣布自6月中旬開始取消部分商品奢侈稅
根據此間媒體本(2015)年6月12日報導,為提高因經濟放緩而下降的民眾購買力,減少人民購買外國產品的趨勢,印尼財政部表示自本月中旬開始,將取消包括精品包及電視等部分商品的奢侈品銷售稅,之前此類商品奢侈品銷售稅達40%。此外家電如冷氣、照相機;體育器材如捕魚設備、高爾夫、潛水、衝浪板、樂器等已將列入取消奢侈稅範圍。財政部估計稅收將達損失8,000億盾至1兆盾。但未來可從納稅人提高遵守法規程度及稅基增加得到彌補。
三、 世界銀行下調2015年印尼經濟成長率預測值為4.7%
根據此間媒體本(2015)年6月12日報導,世界銀行下調印尼2015年經濟成長預期,由今年1月份所公布的5.2%下調至4.7%,仍高於發展中國家的平均4.4%,2016年及2017年的經濟成長率預測值則分別為5.2%及5.4%。世界銀行表示,包含印尼在內的發展中國家仍須面臨長時間的較低大宗商品價格及金融政策的緊縮,將造成出口減少,加上匯率疲軟,以至於國內和國際的經濟疲軟。印尼財政部表示,政府將持續促進投資,並改善出口表現,此外,並加強控制通貨膨脹及推動家庭消費。
四、 國際貨幣基金下調2015年印尼經濟成長率預測值為4.7%
根據此間媒體本(2015)年6月17日報導,由於出口疲軟及內需不振,導致今年第1季印尼經濟成長率僅達4.7%,國際貨幣基金(IMF)表示,今年下半年印尼經濟應可略為回升,但倘國際經濟無法有效復甦,今年整年印尼經濟仍將持續低迷,將今年印尼經濟成長率預估值由原先的5.2%下調至4.7%,創下2009年以來印尼經濟成長率最低紀錄。此外,世界銀行亦將印尼經濟成長率預估值由原先的5.2%下調至4.7%。

大型銀行經濟學家表示,雖然印尼經濟不佳,消費者支出轉弱,但中期消費者信心展望尚未受到影響,,預估今年印尼消費支出成長可達4.5%,經濟成長率為4.8%,略低於原先估計的5%。印尼經濟今年將面臨較大的風險與挑戰,雖然不至於連續兩季出現的負經濟成長率,但已處於衰退的邊緣。
五、 印尼本年5月份對外貿易及國際研究機構均下修經濟成長預測
根據此間媒體本(2015)年6月18日報導,印尼統計局(BPS)公布資料顯示,5月份印尼進、出口金額分別為116億及125.6億美元,分別較去年同期下跌21%及15%,貿易順差達9.5億美元,為連續5個月出現順差。倘以貨品來區分,進口衰退幅度較大者為油氣類,次為機械及機械設備,分別衰退達44%%及16.5%;出口衰退幅度則以油氣類產品最顯著,幅度達42%。印尼今年1-5月累計出口金額為647億美元,較去年同期下跌12%,出口不佳情況將對政府設定今年出口成長28%的目標構成嚴厲挑戰。

印尼中央銀行表示,印尼應當致力發展製造業及服務業來改善出口。此外,一般預料隨著下半年相關基礎建設陸續動工,對原物料及機器設備之進口需求將提高,在印尼出口仍疲軟的情形下,貿易順差幅度將縮小。另印尼經濟學者指出,5月進口大幅下跌頗不尋常,因6月係回教齋戒月,經驗顯示齋戒月前之進口往往較高,今年5月進口不振凸顯印尼國內在消費面及生產面雙雙呈現疲軟情形。一般國外研究機構均預期今年第2季經濟成長將不理想。

另一方面,據曾任印尼財政部長之Mandiri Institute主席Chatib Basri表示,今年國際經濟景氣不明,預期印尼在投資、出口及國內消費等層面均將疲軟,難以支撐經濟成長,渠並認為政府設定今年經濟成長為5.7%的目標將不易達成。另世界銀行及IMF近期紛紛將印尼今年經濟成長率自5.2%下修為4.7% ,Basri主席認為符合現實情況,渠估計介於4.7%至5%之間。Basri主席續指出,印尼民眾的購買力下降已影響國內消費,唯一支撐經濟成長因素為政府支出,惟在今年稅收不理想的狀況下,政府支出將不如預期。

貳、 投資
一、印尼政府表示將全力發展再生能源
根據此間媒體本(2015)年5月15日報導,印尼自2004年以後之石油消費需求量已超過該國本身的生產量,且生產量逐漸遞減中;雖然印尼仍擁有煤礦尚可維持數10年,但印尼政府已體認意識到發展再生能源才能真正解決能源短缺的問題。

印尼政府將年度電力生產值目標自目前之10.7GW (10億瓦)提高至2019年之21.5GW。印尼能礦資源部新興暨再生能源總司長Rida Mulyana曾表示,印尼需要360億美元之投資注入再生能源產業,提升印尼能源自給能力。短期內,政府將致力於開發水力、地熱、太陽能及風力等發電來源,長期而言,地熱發電被視為最具潛力的再生替代能源,地熱源自火山地區之融岩熱氣,並透過渦輪(turbine)將蒸氣轉化成電力,地熱發電較太陽能發電穩定並具彈性。根據美國能源資訊署(EIA)研究報告指出,地熱產生的功率(capacity factor)超過90%,均較煤、水力、太陽能與風力發電所分別產生85%、50%、25%-30%及25%-30%的功率為高。

印尼能礦資源部表示,印尼地熱蘊藏量占全世界之40%,全印尼共計有299處地熱場域,預估最高發電容量可達29GW,惟印尼對於地熱之開發利用率僅為5%,印尼政府計畫將地熱發電容量自目前的1.4GW至2019年提高為4.9GW,或占再生能源使用比重之22%;另迄2025年地熱能源產能將可超過10GW。然而,根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及亞洲開發銀行(ADB)聯合發表的報告指出,預估印尼至2019年與2025年之地熱發電容量將分別達3.8GW與4.6GW,明顯較印尼政府公布之預測值保守。另由於峇里省政府因地熱區位處宗教聖地以及破壞林地保護區為由,在2005年與2014年期間多次勒令Bedugul地熱電廠停工,影響峇里島之電力供應問題,致使峇里省政府不得不向東爪哇省購電。

惟2014年8月印尼政府通過一項法令,取消地熱探勘的法令障礙,法令通過以前,地熱探勘被歸類為礦業開採活動,由於印尼60%以上的地熱場域位於林地保護預定地,且嚴禁在保護區內進行開採礦區等活動。該新法令實施後,在保護區內進行地熱探勘與研究等活動已經合法化,並且不須經過地方政府核准,可望因此解決Bedugul地熱電廠面臨停工之問題。

紐西蘭為全世界發展再生能源的重要先進國家,該國有80%的電力來自再生能源,自2010年起紐國對全球之地熱電力發展貢獻率亦已達25%,因此印尼總統Joko Widodo邀請紐西蘭前來印尼投資興建地熱電廠,並進一步協助提供相關開發技術。
二、日本自民黨對於中國大陸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之看法
根據此間媒體本(2015)年6月1日報導,印尼媒體刊載日本自民黨總理事會主席Yuriko Koike(曾任日本防衛大臣及國家安全顧問)投書指出,AIIB將於本年6月舉行第1次的創始會員大會(gereral meeting),俾順利於本年年底前正式運作,中國大陸亦加倍努力思圖確保在AIIB的控制權,並將初始資本出資額自原規劃的500億美元提高為1,000億美元。由於參與AIIB的成員數遠超過中國大陸原先預期,提高上述出資額將可強化中國大陸在AIIB的信用評級(credit rating)與掌控權等。

AIIB提高出資額後,中國大陸之出資比重雖已降為約30%,仍居57個創始成員之首,對於AIIB重要決議具有「相當否決權」(near-veto) 的效力。國際關係經濟學家與觀察家強調對AIIB產生方式與發展之關切並提出質疑:(一) AIIB是否將成為中國大陸的銀行(of China)、被中國大陸獨占的銀行(by China)或完全為中國大陸利益著想的銀行(for China)?(二)AIIB是否將遵循世界銀行(World Bank)及亞洲開發銀行(ADB)與非洲開發銀行(AFDB)等區域性銀行之作法,尋求一個多邊體系議題的金融機構?

中國大陸說明成立AIIB之動機如下:(一)開發中國家對於基礎設施獲致需求資本之管道不足;(二)開發中國家在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IMF)及亞洲開發銀行等現行國際金融機構的發言份量不夠。然而,確保在國際金融機構的發言權似乎並非中國大陸的唯一或主要目的,近期中國大陸之相關作法行為可見端倪:(一)中國大陸軍方採取強硬壓制政策(steamroller-like approach)於南海群島建立軍事設施;(二)推動人民幣成為國際準備通貨,促使人民幣已被IMF納為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之其中一種通貨單位;(三)部分中國人認為,全世界時間計算標準中心應該由現有的英國格林威治(Greenwich)遷移至北京。

另若以ADB及AIIB作為比較,ADB自1966年成立以來,即由日本與美國所主導,日、美在ADB所占全體會員之出資額共計15.7%,惟中國大陸為ADB最大借款人(borrower),超過總貸款組合的四分之一。日本著名私募股權(private equity)投資專家Yasushi Ando指出,未來AIIB將由中國大陸與印度獲取最多資金用來投入該兩國之基礎建設。對於中國大陸而言,ADB與AIIB提供最佳的融資平台,例如ADB由已開發國家提供較高的信貸價值(creditworthiness)保證,讓中國大陸獲致低成本的投資資金;未來中國大陸可能將利用擁有AIIB居多數的決定權,以地緣政治的優勢拉攏更多鄰近國家。

日本財政部官員憂心地表示,種種跡象顯示,未來中國大陸為達其政經目的,AIIB之貸款案件審查恐將趨於不嚴謹或不足。當然日本企業在多數基礎建設投資案仍可提供高水準的技術,惟其價格將不具競爭力,因此預料中國大陸爭取AIIB投資案將更具實質優勢。更多觀察家認為,適逢中國大陸經濟放緩之際,AIIB的成立將可望協助中國大陸營造產業的永續生存與持續成長。
七、日本政府迄今尚未決定是否加入AIIB,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表示,由於AIIB之管理(governance)內容與範圍,包括投資條件、投票權及否決權等均未明確化,因此日本暫不加入AIIB成為創始成員。由日本媒體Yomiuri Shimbun所作的一項公開民意調查結果顯示,有73%之受訪民眾亦同意日本政府目前作法是“洽當的”(appropriate)。

另,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宣布於本年5月召開之「第七屆太平洋島國領袖會議」宣布,日本政府將提供1,000億日圓(約合8億1,200萬美元)作為協助亞洲國家從事基礎建設之資金。對於貧窮的開發中國家而言,任何形式的提供基礎建設融資均是渠等所需要的,但中國大陸倡議成立之AIIB將促使亞洲更趨向於以“中國為主體的經濟秩序”(Sino-centric economic order)。就國際社會而言,國際開發銀行所要確保的準則要素包括融資可信度(relibility)、決策透明化(transparency)及環境永續經營等,惟AIIB本身均未符合前述之要求條件。
三、印尼Pertamina國營石油公司收購海外煉油廠股權,確保油品供應無虞
根據此間媒體本(2015)年5月17日報導,為因應印尼對石油產品之需求日益提高,並確保對油品之供應無虞,印尼Pertamina國營石油公司未來將持續進行海外主要煉油廠之收購作業。Pertamina公司煉油部門主管Rachmad Hardadi表示,該公司業已準備標售東南亞國家一座煉油廠之51%股份,一旦該標售案能夠順利取得,Pertamina公司將利用位於海外的油田製造原油,並將石油運回印尼,強化印尼對石油的供應能力。預估最快明(2016)年初即可開始自該海外煉油廠運輸油品至印尼。

收購海外煉油廠係目前Pertamina公司因應印尼油品需求日增的短期計畫,根據統計資料顯示,印尼國內市場需求量為每日160萬桶原油,已超過印尼本身之最大煉油產能。印尼擁有6座煉油廠,原油加工最大產量為每日100萬桶,然而部分煉油廠已老舊不堪,無法生產至全部最大產能,目前實際產能約為每日85萬桶,迫使印尼仍需自海外進口包括汽油與柴油等油品項目。另來自Pertamina公司公布之統計資料顯示,印尼全國對汽油的需求量為每日55萬4,000桶,惟實際產量僅為每日19萬1,000桶;至柴油的需求量為每日53萬6,000桶,實際產量僅為每日32萬1,000桶。

Rachmad主管進一步指出,Pertamina同時尋求收購在澳洲等國家(地區)之煉油廠,惟目前仍以東南亞該座煉油廠之收購列為最優先任務。Pertamina收購海外煉油廠為5年期之短期計畫,至中、長期策略則以提高現行煉油廠產能及開發基本煉油原物料為主。Pertamina刻正針對所屬6座煉油廠之其中4座,包括Balikpapan、Cilacap、Dumai及Balongan Refineries等進行改善提升產能計畫,期以能夠生產更多原油及高品質的油品,預計將耗資約180億美元之經費成本。首先,Pertamina冀望能夠在2021年完成提升改善Balikpapan及Cilacap煉油廠的產能;第二階段則將於2023年完成Dumai及Balongan鏈油廠的改善計畫。此外,印尼政府將於東加里曼丹Bontang以公私營合夥(PPP)模式興建一座新煉油廠,印尼能礦資源部油氣總司長Wiratmaja Puja指出,政府刻正研擬相關優惠措施冀以鬆綁該座新煉油廠開發案,並於4-5年內完成該項興建計畫,印尼政府已授權Pertamina公司尋找該座新煉油廠的合作夥伴。
四、印尼西蘇門達臘省重視再生能源發展
根據此間媒體本(2015)年5月19日報導,西蘇門答臘省地方行政單位規劃逐步淘汰傳統燃油為主之發電廠,以興建地熱及水力發電廠作為替代能源,並預計於2019年前增加375百萬瓦(MW)之電力。目前西蘇門答臘省之電力需求量,尖峰時段為480百萬瓦,一般時段比尖峰時段約減少10%(約432百萬瓦),其可製造並供應之最大電力容量為550百萬瓦。

西蘇門答臘省能礦資源局油氣電力部門主管Heri Martinus表示,位於South Solok縣的PT Supreme Energy將以地熱發電開始供應250百萬瓦電力,以及來自小型水力發電之125百萬瓦,總計375百萬瓦的電力足以替代先前的柴油與煤生產的電力。PT Supreme Energy從2013年在Liki Pinangawan縣進行地熱探勘作業,目前已投入超過1兆印尼盾(約合7,700萬美元)之投資經費並挖掘6個地熱井,希望鑽探的部分地熱井能夠順利製造電力;西蘇門答臘擁有1,600百萬瓦淨功率(Megawatt electric;MWe)地熱蘊藏量,其中Liki Pinangawan縣擁有400百萬淨功率的地熱。

此外,位於Solok縣Bukit Kili及Gunung Talang的2個地熱區亦分別蘊藏83百萬瓦及35百萬瓦地熱。西蘇門答臘的Bukit Barisan山區具豐富的水力能源,大約計有1,000百萬瓦電力來自小型水力發電,100百萬瓦來自迷您小水力發電(micro hydro power plant),目前該省有54處小型水力發電場,共可生產485百萬瓦之電力容量,其中43處小型水力發電場已核准許可由國內投資業者負責開發,分別生產1百萬瓦至10百萬瓦之電力並直接賣給PLN國營電力公司。
五、印尼政府表示將加強吸引日商投資
根據此間媒體本(2015)年6月5日報導,印尼投資協調委員會(BKPM)表示,將加強吸引更多的外國投資,尤其是日本的資金,以達成今年直接投資的目標,。BKPM主席表示,日本是來印尼投資最具潛力的國家,今年吸引直接投資目標金額為519.5兆印尼盾,較2014年成長14%。根據日本貿易振興機構(JETRO)資料顯示,日本投資在印尼主要產業為汽機車、電子、航運及房地產等,BKPM將持續與日商及投資機構保持聯繫,確定投資計畫可如期進行。
六、印尼智庫舉辦中國大陸及區域新秩序研討會情形
根據此間媒體本(2015)年6月5日報導,印尼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假雅加達舉辦「China and the Regional Order:One Belt, One Road, and Asia Investment Infrastructure Bank(AIIB)」研討會,邀請中國社會科學院區域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張蘊岭(Zhang Yunling)教授擔任主講人,演講內容重點摘要如下:

(一)「一帶一路」源自中國古代依循「絲綢之路經濟帶」(Silk Road Belt)及「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21st Century Maritime Silk Road)願景所形成的“絲綢路徑”(silk route),該構想首先由中國大陸總書記習近平於2013年9月及10月分別在哈薩克 (Kazakhstan)及印尼兩地對外界發表。其中「一帶」的起點將自陜西西安開始,橫跨中國大陸西半部、中亞、西亞、波羅的海國家、俄羅斯並進入歐洲,以義大利威尼斯(Venice)為終點;「一路」則源自600年前鄭和下西洋之海上路線,以福建福州為起點,經由南中國海、東南亞、東非、中東,並進入歐洲,同樣以威尼斯為終點。「一帶一路」涵蓋40個國家,40億人口及占全世界30%的經濟規模,未來將朝如何透過實體連結、降低貿易與投資障礙及資金流動帶動投資融資等方式,整合該區域經濟並對全球經濟有所貢獻。

(二)歷經過去一、二年來之討論與研究,中國大陸最終實現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之倡議,俾以協助進行實體的基礎建設,AIIB目標出資額將達1,000億美元,另並將成立400億美元的「絲綢之路基金」(Silk Road Fund),共同支應亞洲每年約8兆美元的龐大基礎建設市場商機。

(三)「一帶一路」的原則(principle)
1、「一帶一路」涵蓋範圍內國家共同進行諮商,以獲取雙贏策略。
2、該策略具普及性(inclusiveness),將開放給所有區域內國家與國際組織等共同參與。
3、在區域內各國政府支持下進行市場開放。
4、透過具有彈性的安排與準備工作、加強與地方政府之聯合發展策略與計畫等方式,完成整合性之架構。

(四)「一帶一路」的優先發展項目(priotieies)
1、藉由經濟發展策略達到政策協調目的。
2、興建基礎設施及港埠等網路,運用先進技術加速標準化運輸規範,促成重點優先項目(領域)的連結性(connectivity)。
3、透過便捷化準備工作及自由貿易協定,進一步推廣貿易與投資。
4、建立通貨換匯(currency swap)、債券市場、聯合貸款(syndicated loans)及金融機構信用(bank credit)等制度,促成金融領域的合作。
5、文化、教育、媒體及民眾的交流。

(五)「一帶一路」的作法(approaches)
1、利用現行的國際合作機制,包括「東協加一」(10+1)、「東協加三」(10+3)、「東亞高峰會」(EAS)、「上海合作組織」(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SCO)、「亞太經合會」(APEC)、「大湄公河次區域組織」(Greater Mekong Subregion;GMS)、「亞洲相互協助暨建立信任措施會議」(The Conference on Interaction and Confidence Building Measures in Asia;CICA)、「中國大陸-阿拉伯國家合作論壇」(China-Arab States Cooperation Forum;CASCF)、「全球氣候變化會議」(The Conference on Global Climate Change;CGCC)等國際多邊組織與會議之平台。
2、以簽署協定或宣言方式進行國際合作。
3、建立新型態的國際金融組織(機構),包括「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金磚國家發展銀行」(Brics Development Bank)等。

(六)中國大陸的策略
1、「一帶一路」已成為目前中國大陸最重要的發展策略倡議之一,俾以進一步深化改革及開放的腳步,同時推動國際合作發展。
2、建立新的架構平台,促成東亞與西方國家間之新平衡型態。
3、在國際間獲致“比較性優勢”(comparative advantages)。

(七)「一帶一路」的挑戰(challenges)
1、部分國家質疑中國大陸推行策略性發展的意圖,因此建立國際多邊的信心有其必要性。
2、基礎設施市場規範及長期發展的觀點。
3、「一帶一路」區域內的政治穩定及安全合作等。
4、需培養策略性競爭(strategic competition)的新思維。
5、南海領土主權爭端之處置暨後續發展。
七、印尼實施強制添加15%生質柴油措施難以達成目標
據此間媒體本(2015)年6月7日報導,印尼政府自今年4月起,要求所有燃油批發商強制添加生質柴油比重自10%提高為15%,由於新規定執行細則尚未通過,導致該措施執行率偏低,生質燃油供應亦嚴重不足。印尼能礦資源部新興暨再生能源總司長Rida Mulyana表示,該部必須等政府及總統法令公布後,才能依法制定新的生質燃油價格指數;有關政府對棕櫚油出口商課徵特別稅捐之基金徵收法令業已頒布,但徵收該特別稅捐之專門機構(BLU)尚未成立。至新的生質燃油物價指數(HIP)將協助生質柴油生產商有意願持續供應生質柴油,該套HIP指數公式將依據棕櫚原油價格指數加上每噸125美元(涵括棕櫚原油轉換成生質燃油成份成本暨運輸費用等)。

另,針對棕櫚原油出口商課徵之特別稅,主要係確保國內棕櫚原油能夠充份供應給生質燃油製造廠商,並將稅捐收入分配生質柴油的補貼及改善棕櫚農作物種植的環境等。在上述的計畫架構下,設若棕櫚原油之國際價格每噸低於750美元,則棕櫚原油出口商及產品每噸將分別課徵50美元及30美元;惟如棕櫚原油之國際價格每噸高於750美元,則須另繳付7.5%-22.5%間之出口稅。

印尼政府預計今年自棕櫚原油提煉250萬千升(kl)之「甲基脂肪酸酯」(FAME),其中140萬千升使用於添加補貼用之燃油,其餘110萬千升使用於添加非補貼用之燃油。迄今年3月,印尼實際僅有14萬千升之生質柴油(或FAME)與燃油添加,預計Pertamina公司今年將供應170萬千升的生質燃油,其餘80萬千升則由其他民間燃油批發商供應。至於2014年僅有169萬千升生質燃油添加燃油,與原設定的341萬千升目標值差距甚大。

參、 貿易
一、 印尼生質燃油生產商要求免徵收棕櫚油出口特別稅捐
根據此間媒體本(2015)年5月15日報導,印尼政府針對裝載輸出海外之棕櫚原油將實施課徵特別稅捐,印尼國內生質燃油生產商表示此措施將會帶給生質燃油產業莫大的負擔,進一步呼籲要求渠等業者能夠免徵該特別稅。印尼生質燃油製造商協會(Aprobi)執行主席Paulus Tjakrawan指出,由於國際棕櫚原油價格大跌,導致現行國內生質燃油之交易價格降至每噸614美元,利潤持續被壓縮,該協會業者希望能夠免除對於每公噸加工棕櫚原油課徵30美元之特別稅。印尼政府刻正訂定一套生質燃油的新價格策略,按棕櫚原油價格公式加上每噸125美元基本價格及運輸成本等,該基本價格低於原沿用之188美元。

依據現行規定,假設每噸棕櫚原油高於750美元,出口商必須支付7.5%至22.5%之出口稅,假設每噸棕櫚原油低於750美元,出口商將可免課徵相關出口稅。而根據印尼政府之此項新措施,無論棕櫚原油價格多寡,輸出海外之棕櫚油均需課徵特別稅捐。印尼能礦資源部指出,生質燃油生產商將可因該項新措施而受益,而政府將以補貼生質柴油方式回饋生質燃油業者,改善生質燃油之經營環境。目前由於棕櫚原油價格低於750美元,因此棕櫚油業者不需被課徵出口稅,惟必須支付出口特別稅捐(export levy),作為政府補貼生質柴油之支應經費。

印尼總統Joko Widodo於本年5月12日簽署一項新法令,規定出口商對於裝載輸出海外之每公噸棕櫚原油與加工棕櫚油,必須分別課徵50美元及30美元之特別稅,政府所徵收之特別稅將交由「棕櫚油輔助基金」(Crude Palm Oil Supporting Fund;CPO Fund)統籌運用於補貼生質柴油,進一步降低傳統油氣的進口,並透過研發、再種植(replanting)及新生(revitalization)等方式協助地方棕櫚業之發展。

為降低石油進口量,進一步解決貿易失衡與印尼盾貶值等問題,印尼政府已要求汽油添加生質燃油之比重自10%提高為15%,導致Pertamina國營石油公司成為印尼國內最主要的生質柴油需求買主。按印尼能礦資源部資料顯示,迄2014年底止,Pertamina吸納240萬千升(kiloliters)之生質柴油,低於原設定330萬千升之目標值,印尼政府今(2015)年設定新目標值為430萬千升。
二、 印尼輿論對佐科威總統有關東協事務之看法
根據此間媒體本(2015)年6月3日報導,印尼媒體刊載印尼國會議員兼任眾議院監督外交事務第一委員會副主席Tantowi Yahya投書指出,正當東南亞其他國家致力在東協扮演更重要角色之際,印尼佐科威總統政府之外交政策已不再將東協事務視為優先工作,引發印尼朝野諸多關切。。

印尼身為東南亞地區最大經濟體以及“老大哥”(the Big Brother),長久以來一直被該地區外交圈所期待,被寄予厚望能夠積極致力於確保東協在區域及國際上之可靠信用度;惟佐科威政府的東協外交政策迄今尚未明朗化,印尼政府對於東協工作之觀點仍舊模糊不清(vague),在佐科威總統經常性的基準聲明(normative statements)中總是強調希望提升與其他國家的雙邊關係,而印尼鄰國卻期待能看到實際行動所帶來實質的利益。從佐科威總統的外交聲明內容:「我們的外交政策是自由並積極的,可與所有國家結交成朋友,但前提是要對我們人民有利的,假如對我們不利的,決不會結交此類的朋友」顯示,佐科威總統似乎僅對於印尼有明顯利益的時候,才會列出外交關係之優先處理議題。許多人均非常關切佐科威總統是否將沿襲印尼前總統蘇西洛(Susilo Bambang Yudhoyono)所秉持“100萬個朋友及沒有敵人”之外交政策,惟根據佐科威總統之說法,“利益”(interests)才是印尼結交國家朋友的核心考慮因素,因此可歸納佐科威總統對東協及其他外交政策的主要邏輯理念(logic)係建立在利益的基礎上。

經濟利益固然重要,但它無法成為外交政策中唯一的影響因素,否則國家之間的相處與關係,將淪為民間私人企業追求最大利潤的模式。自蘇哈托(Soeharto)總統以來,東協一直是印尼外交政策的基石(cornerstone),不僅因為東南亞為全世界發展最快速的開發中地區,而且由於印尼活躍並積極地參與東協事務,促使東協在全世界的影響地位提升不少。蘇西洛總統執政時期,亦已成功塑造印尼對東協外交成功的典範,例如印尼對緬甸進行之“民主運動”(democratic campaign)最終影響緬甸國內民主發展,印尼同時在降低泰國與柬埔寨間衝突之緊張情勢方面,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若干高經濟成長的東協成員對於維持區域和平穩定貢獻良多,菲律賓總統Benigno Aquino將印尼視為菲國人民真正的朋友;緬甸總統U Thsin Sein亦瞭解印尼在促進東協地區推動民主及穩定發展的重要地位。

按東協的傳統,凡新當選的成員國家元首出國訪問非東協國家以前,均會優先安排區域內的國事訪問,而當東協任何一個成員面臨重大危機或困難時,亦是周遭的東協鄰國最先提供救援;但佐科威總統卻打破上述傳統,中國大陸成為渠首次國事訪問對象國,除於2014年11月赴北京參加「亞太經合會(APEC)領袖高峰會」外,嗣並轉赴緬甸出席「東協領袖高峰會」及澳洲布里斯班召開之「G-20領袖高峰會議」等,惟卻缺漏進行對馬來西亞、泰國、菲律賓及新加坡的訪問。此外,佐科威總統除將外交政策的東協工作暫時擱置一旁外,並明顯地與中國大陸拉近雙邊關係,印尼於今年4月舉辦「亞非60週年慶祝紀念大會」期間,鎂光燈均聚焦在中國大陸總書記習近平以及中國大陸帶來印尼之相關基礎建設計畫案等,原來應該是印尼大顯外交成就的重要場合,卻淪為協助中國大陸鋪造紅地毯;諷刺的是,印尼投資協調委員會(BKPM)近日對於中國大陸今年前6個月宣稱將在印尼大量投資的表現表達失望,今年度中國大陸與印尼簽署的10項投資協議僅有1項協議真正落實。

佐科威總統應該非常清楚東協歷史與地緣政治對印尼的價值與重要性,總統大選期間渠曾表示:「印尼最好遠離東協國家對於南海主權紛爭的議題」、「南海爭端係其他國家的問題,設若我國無權解決該問題,進行外交努力亦將無法獲致任何成果,那為何須強求去做呢?」等語,可透露出佐科威總統對東協事務的觀點。然而,由於南海領土糾紛涉及豐富的天然資源並可能容易導致區域的緊張,顯現其對印尼利益的重要性。Tantowi Yahya相信,佐科威總統仍是有意願促進東協成員間的合作關係,惟印尼政府應該對東協事務能夠表現出更積極的作為,特別是在今年年底區域經濟整合前,印尼提升對於東協區域發展發揮正面成效的角色,將更令人期待。
三、 印尼研擬提供符合國內採購40%以上條件之製造業,進口原物料或半成品的免關稅優惠措施
根據此間媒體本(2015)年5月29日報導,印尼政府為吸引投資並促進製造業的成長,正研擬提供從事製造業的國內廠商及外商,可以免關稅進口生產所需的原物料及半成品的優惠措施(不論採購自FTA或非FTA簽署國),惟前提為業者所製造成品國內自製率需達40%以上。

目前前述措施的研擬進度及具體內容正進行跨部會討論及意見整合中,貿易部國際貿易合作總司Chairi總司長前曾對媒體略作說明,然而目前可掌握資訊仍有限且不完整。本組認為倘此措施付諸實施,對我出口印尼的產品種類及未來的拓銷措施影響極大,初步分析如下:

(一)有利高進口關稅原物料及半成品之出口:日本及韓國等我國主要競爭者與印尼或東協簽署FTA,前述國家原物料及半成品可適用較低的FTA稅率,致印尼生產商在價格考量下不願意採購我國同類產品。倘印尼政府實施此項措施,印尼生產商在符合40%自製率條件下,轉而採購我國原物料及半成品之誘因將增加,特別係目前關稅較高之產品如鋼鐵產品、紡織原物料及部份化工原物料等。

(二)有利開拓原物料及半成品新市場:以往我國部分原物料及半成品可能受限於印尼課徵進口關稅而無法與日韓等國同類產品競爭而放棄印尼市場,倘印尼政府採行此項措施,在相同競爭基礎下,我國該類原物料及半成品將可再度拓銷印尼。

(三)駐地臺商企業可能降低自中國大陸或東協進口原物料及半成品:部分駐地臺商企業以往在關稅考量下,自中國大陸或東協進口所需原物料及半成品。倘印尼實施本項措施,將增加駐地臺商企業轉向國內採購原物料及半成品的誘因。

(四)鑒於近期印尼政府公告於本年5月30日實施提高鋼鐵產品的進口關稅(MFN稅率),此舉將使得我國鋼鐵產品出口印尼受到嚴重打擊。倘印尼政府實施生產商在符合40% 自製率條件下,可自非FTA國家進口所需原物料及半成品的措施,預料將可降低前述提高鋼鐵產品進口關稅對我出口的衝擊。
四、 印尼研擬提供符合國內採購40%以上條件之製造業,進口原物料或半成品的免關稅優惠措施
駐印尼代表處經濟組於6月15日面晤印尼工業部主管金屬暨機械設備產業總司長Gusti Putu Suryawirawan,渠表示研擬中之產品國內自製率達40%以上的企業可自其他國家(含尚無FTA國家)免關稅進口生產所需原物料或半成品規定將僅適用外人新增投資案。Gusti總司長續表示,印尼已提供外人新投資案前2年採購國外生產所需原物料或半成品免關稅優惠,為提供外人投資更多誘因,除前述前2年免關稅優惠外,政府正研擬調為4年免關稅優惠措施,然而其前題係外資企業產品必須符合40%以上原料或半成品向印尼國內採購之規定。

另6月16日面晤印尼副總統首席經濟顧問林棉坤(Sofjan Wanandi),駐印尼經濟組再次反應印尼政府近期大幅提高進口鋼鐵產品MFN關稅將影響我國貿易利益。林顧問表示瞭解我方訴求,惟印尼亦盼利用此措施吸引更多外人投資,並強烈建議我國廠商及早赴印尼投資,除可避免政策的干擾外,亦可掌握發展中的商機。
五、 台印尼經濟合作會議 拓展商機
根據媒體本(2015)年6月16日報導,「第20屆台印尼經濟合作會議」於6月15日隆重登場,與會團員陣容龐大,氣氛融洽,雙方代表期許未來加強兩國經貿交流,拓展雙方合作商機。我國由三三會理事長江丙坤資政出任代表團榮譽團長,駐印尼台北經濟貿易代表處張良任大使為榮譽顧問,中技社暨昱晶能源科技股來份有限公司潘文炎董事長為團長,中華民國工商協進會林伯豐理事長為副團長,團員包括台灣國際造船等我國大型企業高層親自出席或派員參團,陣容為近年來最盛大的一次。

本次大會計有雙方工商界代表百位出席,由國經協會印尼委員會主任委員潘文炎董事長及印尼商工總會台灣委員會主席Mr. Agum Gumelar共同主持。國經協會指出,今年我代表團訪問雅加達期間除了參加經濟合作會議外,也將拜會印尼貿易部長、印尼資訊通訊總司長、印尼台灣經濟交流協會、印尼投資協調委員會(BKPM)、參觀工業區及台商企業,實地考察印尼投資環境現況,並參加台商座談會,與當地台商進行意見交流,瞭解投資環境及營運狀況。印尼自然資源豐富、地理位置優越,再加上國內市場廣大、勞動人口充沛,所以相當具有開發潛力。
六、 印尼業者籲請政府對進口紡織紗線產品採取臨時性防衛措施
根據此間媒體本(2015)年6月23日報導,印尼化學纖維協會表示,受到進口紡織紗線產品(yarn)低價傾銷所影響,加上印尼國內紡織紗線產品生產成本較高,使得國內產品無法與進口產品競爭,該協會已正式向印尼經濟統籌部遞交書面請願書,籲請政府對進口紡織紗線產品採取臨時性防衛措施,本案經濟統籌部已請貿易部防衛措施委員會設法提供協助。

印尼化學纖維協會於6月22日會晤印尼工業部Saleh Husin部長時指出,近年印尼中產階級人口不斷成長,對紡織成衣產品之需求亦隨者增加,惟大部分國產成衣仍採用進口紡織紗線,盼政府在國際紡織紗線產品供給與需求仍未達平衡下,繼續提供國內業者協助。該協會並指出,透過臨時性防衛措施之實施,印尼國內紡織下游業者將轉向國內採購所需紡織紗線原物料。

印尼工業部表示,印尼曾對進口紡織紗線產品採取反傾銷措施,惟效果不好,未來該部將朝供給與需求面進行管控;此外,該部贊成對進口紡織紗線產品實施防衛措施,並將嚴格遏止非法紡織紗線原物料的進口。據印尼化學纖維協會統計資料,2014年印尼紡織用化學紗線的消費量約62萬公噸,預期今年將成長至65萬公噸;另2014年進口紡織用化學紗線約13萬5千公噸,較2010年之7萬2千公噸大幅成長。
七、 印尼近年咖啡產量下滑
根據此間媒體本(2015)年6月25日報導,因為氣候變異導致土壤乾旱,造成印尼咖啡產量持續下滑,國際咖啡組織(ICO)公布資料顯示,自2014年4月至2015年3月間,印尼咖啡產量為5.4億公斤,較上年同期減少約23%。印尼咖啡協會(Indonesian Coffee Association; AEKI)表示,每年5月至10月間咖啡產量較低,因為收穫季節剛開始所致,此期間咖啡交易主要來自於貿易商的庫存,該協會預估氣候條件趨於穩定後,印尼咖啡生產及出口將恢復穩定。

資料提供:駐印尼台北經濟貿易代表處經濟組